今天是:  
天气预报: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玉环概览 > 玉环文化 > 玉环文学
西泠印社·方寸涵大千
时间: 2011-11-22 来源: 作者: 苏沧桑
【收藏】 【打印】 【关闭】 【放大】 【缩小】

  我的脚步还在门外,我的影子已被阳光领进西泠印社的圆洞门,像一只昆虫的触角,在光线中触摸历史。 

  这儿真是安静。对我而言,可以发思古之幽情。对古人而言,想必可以随意摆放任何飞扬的灵感、激情和深沉的思想吧。 

  一百年前,孤山脚下的这块闲地比现在更为安静。这里曾有许多宋、元、明时期的古楼台建筑,但大多已湮灭废弃,只留下了数峰阁等几处。 1904年夏天,想必也是这样一个安静的午后,这里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那是布鞋踩在泥地上的声音,瓷实、轻快。没有人知道,这些轻快的脚步声正承载着一个繁重而神圣的历史文化使命,而这片废山弃水也将因此而名重天下。 

  来人是一帮三十几岁的青年篆刻家——“浙派”篆刻传人丁仁、王、叶为铭、吴隐等。篆刻艺术自先秦、汉魏便已盛行,至明清两代进入了中国篆刻史上又一高峰,产生了许多风格迥异的大家,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浙派”、“皖派”。以清代丁敬等“西泠八家”为首的“浙派”,一洗以往篆刻纤巧婉丽的风格,以苍劲古朴独步印史。 

  这些青年人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后,便倾尽家产,购地筑屋,整修成一个美妙的山水园林,兼收并蓄、笑纳各派,成立了我国第一个研究金石、篆刻艺术的学术团体,安家在此,取名“西泠印社”。 

  既然是社,当有一社之长,可是谁来当社长呢?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不料因为四位创始人一直谦让,谁也不肯就任,一拖就是十年。 1914年,西泠印社建社十周年纪念盛会时,大家公推一代大师吴昌硕为首任社长。 

  吴昌硕( 1844-1927)出生于浙江安吉鄣吴村。他的二十二世祖先吴瑾是南宋的抗金将领,随宋室南迁后不再属意功名,隐居鄣吴村,后人世代耕读为生,但“代有闻人”。吴昌硕的祖父、父亲均是举人、秀才出身,吴昌硕从小受父亲影响,醉心于书法、篆刻,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二十二岁时,勉强应试,中了秀才,仍无意科举,决意专事艺术。 

  1869年,吴昌硕离开家乡到杭州、苏州、上海等地寻师访友, 刻苦学艺,先后师从国学大师俞曲园、书法家杨藐、金石书画家吴大等人,不断创新,成为集诗、书、画、印为一体的一代艺术大师,在多个艺术领域上成就辉煌,影响深远。 

  吴昌硕就任首任社长后,西泠印社更是声名远播、人才荟萃、名家辈出,以卓越的艺术成就、丰富的文物收藏和文化经营享誉海内外,被称为“天下第一社”。 

  每逢清明、重阳,全国各地及港、澳、台和韩国、新加坡、日本等地的社友都会携带作品和藏品前来,探讨篆刻技艺、赏鉴印学艺术。近百年社史、几代印人,西泠印社有三百多名社员,其中最著名的是历任社长 --吴昌硕、马衡、张宗祥、沙孟海、赵朴初和十二位印社精英--李叔同、黄宾虹、马一浮、潘天寿、傅抱石、河井荃庐(日本)、丰子恺等人,而弘一法师李叔同--这位传奇式的新文化运动先躯者,可谓西泠印社第一社员。 

  李叔同( 1880-1942)前半生驰名于艺术教育界,在音乐、美术、诗词、篆刻、金石、 书法、教育、哲学、法学、汉字学、社会学、广告学、出版学、环境与动植物保护、人体断食实验诸方面均有创造性发展。 中年出家后成为佛教律宗有名的高僧,是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文化相结合的优秀代表。李叔同青少年时期就在金石篆刻方面取得了不凡成绩。1912年秋,他应聘到浙师任教,在学校组织金石篆刻研究会乐石社,被推为社长。他与吴昌硕、叶舟等都是好友,西泠印社举行创建十周年大会时,他和夏尊等人加入西泠印社。后来他出家时,把生平收藏的珍贵印章都赠送给了西泠印社,社中石壁上的“印藏”就是为收藏印章和纪念此事所凿。 

  西泠印社不愧为古都杭州的一面文化旗帜。但对于西湖而言, 西泠印社的意义还不仅在此,因为它是一处独特的,融人文、自然之美于一体的园林,被园林名家陈从周誉为“湖上园林之冠”。 

  西泠印社顺着孤山缓坡延展,下、中、上三部分景致层次分明。漫步其中,心境也会因之而跌宕起伏。 

  从孤山路正门起,绕金莲碧池,左右碑廊有众多名家的线刻图画、楹联。西边有翠竹葱郁,旁有唐朝白居易经常停留的竹阁,有诗“晚坐松檐下,宵眠竹阁间”。竹阁对面有一株南朝古柏,正对是柏堂,为宋元年间志铨和尚修建,苏轼曾作“此柏未枯君记取,灰心聊伴小乘禅”等诗句。绕过柏堂,迎面矗立石牌坊一座,上有“西泠印社”隶书门额。 

  沿山径拾级而上,为第二层次,那森森的绿意尤其催人寻古思幽。过亭廊,有宝印山房、仰贤亭,还有日本印学家长尾甲题的“印泉”, 据说是1911年印社修整老墙时无意中掘出的一眼山泉,和闲泉、潜泉、文泉等一并为印社四泉。信步走来,细细品鉴,每一步都有与文化遗迹和趣味典故频频相遇的惊喜。

  绿藤层层缠绕的鸿雪径,上不见天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在长满青苔的石阶上坐着,闭上眼,会感觉自己正在一个清晰无比的梦里,梦里有百年印社昏黄的夜灯,有和西湖水一样轻柔的人声,有红色印泥的缕缕清香……

  一到山顶平地,景致豁然开朗。西泠印社标志性景观华严经塔矗立正中,统领园林布局。高下错落着观乐楼、纪念浙派印艺鼻祖丁敬(号“龙泓山人”)的小龙泓洞,还有剔藓亭、规印崖、题襟馆等,最珍贵的是汉三老石室所藏的一方距今一千九百多年的汉三老讳字忌日碑,是现存最古老的汉文石质碑刻。该碑出土于清咸丰二年(1852),是一方价值连城的国宝,但因战乱流落民间。1921年秋天,有外国人欲以重金购取汉三老碑并运出国外。消息传来,吴昌硕、丁辅之先生等深感痛心耻辱,焦急万分,他们联合浙江同乡四处奔走,发起了一场抢救汉三老碑的活动,印社社员纷纷捐献书画、印谱、古画举行义卖,最后集六十余人之力,以八千元重金将汉三老碑赎回,又凑钱建造石房以永久保存。 

  登上四照阁,开窗四望,西湖烟波一览无余。正是“面面有情,环水抱山山抱水;心心相印,因人传地地传人”。有人说西湖山水是一幅水墨长卷,西泠印社就是那长卷上的一方印章。的确,一个西泠印社,面积不过五亩,一枚小小印章,面积不过方寸,却是一样的曲折幽邃,精巧之至,一样的宏阔高远,气象万千。 

  我在光线中领略这万千气象,忽然看见,西泠印社古朴的苍青色屋檐上开满了娇嫩的瓦花。 


附件下载:  


关于本站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RSS订阅

中共玉环市委 玉环市人民政府 承办:玉环市委市政府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浏览 1024×768分辨率 2003-2012 版权所有 ICP备案:浙ICP备160408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