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玉环概览 > 玉环文化 > 玉环文学
雷峰夕照·苍凉一笔
时间: 2011-11-22 来源: 作者: 苏沧桑
【收藏】 【打印】 【关闭】 【放大】 【缩小】

  那年秋天,浪漫诗人徐志摩在他的日记中不无忧虑地写道:“路上我们逛了雷峰塔——塔里面四大根砖柱已被拆成倒置圆锥体形,看了危险极了。” 

  六年后的秋天,一个天高气爽的午后,孤山脚下俞楼年轻的女主人许宝驯和往常一样走上楼台,凭栏远眺。远处的山、远处的水、远处的雷峰塔也和往常一样安详、澄明。忽然,随着一声闷雷般的轰隆声,南屏山方向瞬间腾起一股黑烟……

  雷峰塔倒了! 

  许宝驯不由惊呆了,一时以为自己在做梦,继而恍然大悟。难怪前些天雷峰塔上的宿鸟时时惊飞而散,原来,那就是预兆。千年雷峰塔不仅垂垂老矣,而且早已病入膏肓,他实在是撑不住了! 

  雷峰塔曾经有过一个幸福的童年。北宋开宝八年,吴越国王钱弘的一个王妃为奉藏佛螺髻发以祈国泰民安建造了一座皇妃塔,也叫西关砖塔。它在中国古建筑史上具有重要的时代意义,不仅体量堪称古塔之最,而且构思精细,工艺精湛。塔身为七层八面木构檐廊、双套筒砖砌。最特别的是,塔砖为专门烧制,分有字无孔和有孔无字两种,每块有孔的塔砖内都藏有佛教的至高佛经《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陀罗尼经》,是中国雕刻印刷的精品,也是我国发现最早的宋初木刻印刷品,极为珍贵。塔下还供奉着十六尊鎏金铜罗汉像。因为此塔位于西湖南岸南屏山脉夕照山雷峰上,故又称雷峰塔。每当夕阳西照,塔影横空,金碧辉煌,雄伟壮观,与保塔隔湖相望,呈现出“南北相对峙,一湖映双塔”的绝色美景。宋代诗人林和靖有《中峰诗》一首,曾描绘了当时的风光:“中峰一径分,盘折上幽云。夕照全村见,秋涛隔岭闻。”后来雷峰夕照成为西湖十景之一,据说同这首诗很有关系。 

  然而,好日子没过多久,一场场浩劫便接踵而来。北宋末,雷峰塔突遭雷击焚毁。南宋初,经修复后,比原塔减去二级成为五级浮屠。此后,因年久失修,加上民间误传经砖为金砖,盗挖的人很多,塔基开始削弱。明嘉靖年间,倭寇海盗侵入杭州,怀疑雷峰塔中藏有伏兵,放了一把大火,木结构檐廊和塔顶都被大火吞噬,只剩下满目疮痍的塔心凌空兀立。 

  “雷峰残塔紫烟中,潦倒斜曛似醉翁。”可怜雷峰塔还没有过青葱岁月,便直接从童年步入了暮年。四百年来,他像一位饱经风霜的酡颜老衲,凄然独守残阳,倒是为原本妩媚之至的西湖平添了一份苍凉和壮美。雍正年间成书的《西湖志》这样赞美雷峰夕照一景:“孤塔岿然独存,砖皆赤色,藤萝牵引,苍翠可爱,日光西照,亭台金碧,与山光倒映,如金镜初开,火珠将附。虽赤城栖霞不是过也。”浪漫诗人徐志摩也对雷峰塔情有独钟,他说:“我不爱什么九曲,也不爱什么三潭,我爱在月光下看雷峰静极了的影子--我见了那个,便不要性命。”一首《月下雷峰影片》让无数后人对雷峰塔旧影浮想联翩: 

  “我送你一个雷峰塔影,满天稠密的黑云与白云;我送你一个雷峰塔顶,明月泻影在眠熟的波心。深深的黑夜,依依的塔影,团团的月彩,纤纤的波鳞--假如你我荡一支无遮的小艇,假如你我创一个完全的梦境!”

  这无疑是一道美景,却是一道让人难过的美景。同样作为文人的鲁迅,就毫不留情地用“不舒服”、“破破烂烂”几个字道出了这个不争的事实。承载着佛教文化、诗词文化和历史文化的千年宝塔竟然沦落至此,怎能不说不幸? 

  然而他的厄运结束了吗?没有。

  人们还在继续挖砖。雷峰塔倒后,胡也频曾给《京报副刊》的编者孙伏园写过一封信,说:“我们那里的乡下人差不多都有这样的迷信, 说是能够把雷峰塔的砖拿一块放在家里必定平安、如意,无论什么凶事都能够化吉,所以到雷峰塔去观瞻的乡下人,都要偷偷地把塔砖挖一块带回家去--我的表兄曾这样做过的--你想,一人一块,久而久之,那雷峰塔里的砖都给人家挖空了,塔岂有不倒掉的道理?”

  于是, 1924年9月25日下午1时40分许,雷峰塔终于倒掉了。 

  塔倒了,死了,解脱了。 

  可是他的厄运结束了吗?还没有。 

  塔倒后,碎砖累累,不下万千。杭州城万人空巷赶去看热闹,不少人还趁乱在塔砖堆里淘宝,居然也有发意外之财的。就像一个老人死了,还要被盗窃一空,尸骨无存。 

  可是他的厄运结束了吗?还没有。 

  即使尸骨无存,人们还是不放过他,还要为他的倒塌欢欣鼓舞。人们很自觉地记住了万恶的雷峰塔是用来镇压白娘子的,并很自觉地与鲁迅先生同仇敌忾,记住了《论雷峰塔的倒掉》和《再论雷峰塔的倒掉》对他的厌恶和痛恨。 

  当然,为之痛惜的也大有人在。即便是鲁迅先生,也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里含蓄地表达了“惋惜”、“悲哀”之意。孤山脚下俞楼年轻的男主人俞平伯先生亲眼目睹塔倒四年后,远在北京仍不胜心痛,在《雷峰塔考略》里“赞叹之,痛惜之”。多情的徐志摩则带着苦闷和彷徨,对着绵绵细雨中的雷峰塔废墟,写下了一首荡气回肠的《再不见雷峰》: 

  “再不见雷峰,雷峰坍成了一座大荒冢,顶上有不少交抱的青葱;……象曾经的幻梦,曾经的爱宠,再没有雷峰;雷峰从此掩埋在记忆中。” 

  然而欢喜也罢,唾骂也罢,痛惜也罢,又有何本质的区别呢?无非是把雷峰塔作为表达个人思想和情感的道具而已。 

  雷峰塔的诞生原本始于祈祝国泰民安的美好愿望,他的倒塌也自然宣告了这个美好愿望的破灭。最可悲的是,致使他最终破灭的原因不仅是天灾,还有人祸。一座千年宝塔,一座和人一样有生老病死的塔,有谁替他想过,生前死后,他是否承受了太多的牵强附会,以致无辜的他不仅失去了生命,还失去了自我。 

  一个人遭此劫难,可以呐喊,可以痛哭,一座塔,又能如何呢? 

  2002年秋天,西湖南岸矗立起一座崭新的雷峰塔。重建者说,这是中国首座彩色铜雕宝塔,它传承了老塔的“魂”与“神”,它不是一个假古董,而是一件艺术精品,是重建的一处历史文化景观。 

  夕阳西照,塔影横空,金碧辉煌,雄伟壮观。隔湖远眺,我欣慰地想,很多年后,新塔一定也会成为历史古迹和瑰宝。 

  这时,我听见不复存在的废墟深处传来一声悠悠的叹息:他是一个馨香的、传世的婴儿,但不是我。


附件下载:  


关于本站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RSS订阅

中共玉环市委 玉环市人民政府 承办:玉环市委市政府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浏览 1024×768分辨率 2003-2012 版权所有 ICP备案:浙ICP备160408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