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预报: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玉环概览 > 玉环市志 > 玉环沿革
潘心元血洒漩门湾
时间: 2011-09-19 来源: 作者:
【收藏】 【打印】 【关闭】 【放大】 【缩小】

  潘心元血洒漩门湾

   

   

  193011月中旬,又是一年秋风萧瑟时。

  潘心元踏着漫山遍野的落叶,在浙南特委宣传委员兼红二团政委赵胜与张侃的陪同下,来到了地处乐清湾沿海的温岭县坞根村的红二团驻地。

  当时红二团的主力部队已退驻在玉环县的苔山岛上,潘心元又与赵胜等于11月下旬来到苔山,一方面了解红二团海上游击大队的训练情况,另一方面继续开展红军内部的思想教育和纪律整顿工作。

  潘心元到达苔山后,与赵胜等一起在赤色群众黄帮良家住下。他听取了海上游击大队应保寿与吴逊歪有关部队现状的汇报,发现海上游击大队的战士文化素质普遍太低,思想基础较薄弱,仍停留在原农民游击队的水平上,严重影响了红军部队的战斗力。于是,潘心元一边着手抓部队的思想整训,加强红军的组织纪律性教育;一边在岛上办起一所夜校,利用晚上时间,教部队战士和岛上村民读书、识字,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潘心元还以自己在中央苏区的丰富经历,向学员们讲述革命道理和红军战斗故事,教他们唱“共产歌”,军民之间结下了鱼水深情。

  潘心元平时穿一身黑色长袍,脚上是一双帮高约7寸的布筒鞋,举止斯文,很少说话,待人和蔼可亲、平易近人,岛上群众都亲切地叫他“先生”。因赵胜当时化名张云,因此群众也称他为“先生”。

  经潘心元一个多月的积极努力,红二团的组织纪律性有明显提高,深受岛上群众称赞。

  12月初,潘心元接到迁址瑞安的中共温州中心县委通知,要他赴温州参加温属扩大会议。

  黄辉连的“海上运输队”原已为他准备了一艘运输船,打算专程送他去温州赴会。可是,就在临行前一天的下午,情况发生了变化。当时红二团有位战士下身生疮,久治不愈。他的岳父从外塘老家来到苔山,告知外塘有便船去温州,让女婿搭便船去温州“白勒德”医院医治。红二团领导得知这一消息后,考虑近阶段国民党省防军联合保安队的“清剿”十分猖狂,乐清湾与漩门港一带海域都被严密封锁了,日夜有巡逻船只在海面活动,尤其对进出苔山岛的船只检查更严,担心运送潘心元专船难以平安出港。于是,红二团领导让潘心元与红二团一战士一起搭乘外塘便船。一来这艘便船较大,抗风浪性能较好,可以使不大习惯海上生活的潘心元更适应一些;二来考虑这艘便船是艘货船,潘心元不会讲玉环方言,混在货船的生意人中,便于应付国民党省防军的盘查;三来有去治病的红二团战士同往,路上可互相照应。

  4日晨,漩门港的潮水在晨曦中渐渐泛涨了。一声声有节奏的浪涛声,温柔地催唤着小岛从甜梦中苏醒。

  红二团领导早早聚集在苔山岛南头的海滩上,一个个轮流地与潘心元握手话别,一片片祝愿路途平安、珍惜身体的同志之情,像一阵阵温煦的春风荡漾在每个人的心怀。

  潘心元与红二团一战士由岛上渔民张银寿与张才强划卷底船,送往九眼江换乘货船。港面晨雾霭霭,初冬的缕缕寒意在清晨的港面更显得有点咄咄逼人。潘心元整了整衣襟,跳上小船的中舱,举手向岸上的战友们告别后,就在隔舱的横档板上坐下。他凝视着眼前这个让他度过了一个多月难忘生活的小岛,心中不免浮起几分惜别依恋的情感。那一阵阵悠扬而有节奏的船桨声,冲破黎明前的寂静,在他迷迷蒙蒙的心田里,撒下了一抹抹剪不断、理不清的战友别离的惆怅。

  外塘便船离开码头后,按预约驶到漩门湾的九眼江上停泊,等候苔山方向去的散客。

  当卷底船缓缓靠上外塘船的船舷时,甲板上传来阵阵散客们的欢声笑语。看来今天搭船的客人不少,潘心元心中不免更踏实了几分。他扶着红二团一战士,在两位渔民帮助下,登上了外塘货船。

  待他们找了一处较偏角的位置刚想坐下,突然从船舱里冲出一群荷枪实弹的国民党兵,气势汹汹地冲到他们面前,不分青红皂白将枪口对着他们的胸膛,厉声斥道:“不准动!举起手来!”

  红二团战士见状,立即谨慎地用玉环话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是苔山的普通群众,是去温州看病的,你们不会弄错人吧?”

  “你这小赤佬,还要犟嘴!你的老丈人早已将你告发了,你还当我们不知道?快给我绑下!”一个为头的国民党兵晃着脑袋,神气活现地命令道。

  话音刚落,几个国民党兵立即蜂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将潘心元与红二团战士五花大绑起来,吓得甲板上的乘客个个夺路逃散。

  原来,这位红二团战士早年强行“抢亲”娶了老婆。为此,他的岳父母本来就怀恨在心,如今还被当做“匪属”看待,更是怨恨不尽。他们得知女婿要去温州治病的消息,就假惺惺地来苔山探望,并主动为他联系了外塘便船,而后向国民党保安队告密,借国民党的手杀掉“恶婿”。保安队接密报后,立即派重兵在外塘货船上设伏。因此,潘心元他们一上船,就遭毒手了。

  实际上,这些国民党兵根本不认识潘心元,更不知道他是堂堂红十三军政委、被湖南省国民党通缉的“十大暴徒”之一。否则,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眼前这个千载难逢的邀功请赏的绝好良机的。他们只是将潘心元作为这出“恶翁杀婿”悲剧中顺手而得的额外收获。他们奉行的信条是“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从“匪区”出来、又与“匪”同行,被视作“赤匪”是天经地义的。

  潘心元根据多年的斗争经验,知道眼前的敌人完全是有预谋的。他们一不审讯、二不让人说话,只是拼命地叫货船尽快向港湾对岸的分水山驶去,心情又显得那样紧张、慌乱。潘心元知道今天是凶多吉少了,敌人很可能立即就要下毒手,岛上的战友也不可能有营救的时间。为了减少损失,他就理直气壮地上前,用浑重的湖南口音,对敌人厉声说道:“你们不是要抓共产党吗?我就是真正的共产党,你们要抓就抓我吧,与这位兄弟无关,你们将他放了吧!”

  但潘心元的话语并没有引起国民党兵多大的注意与兴趣,他们只是抬头若无其事地将他盯了一眼,连话也不愿与他多说一句。他们得到的指令是:为防苔山“共匪”节外生枝,抓到人后立即就地处决。

  外塘船向芦浦分水山方向直扑而去,停泊在分水山前。枪声响了,潘心元永远地躺在这块异地他乡的土地上了。他睡得是那样的深沉又那样不安,一双怒目睁得圆圆的,仿佛要对远处烟波浩淼中的苔山岛呼喊着什么。

  漩门港自古是块神秀宝地。相传这里的海底曾埋藏着一条光灿灿的“金门槛”,世世代代庇护着漩港两岸人民过着美满幸福的生活。潘心元头枕着这根“金门槛”,用自己一腔仅经历27个寒暑的青春热血,为这根玉环人民心目中的“定海针”增光添彩、映辉生熠。


附件下载:  


关于本站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RSS订阅

中共玉环市委 玉环市人民政府 承办:玉环市委市政府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IE6.0以上浏览器浏览 1024×768分辨率 2003-2012 版权所有 ICP备案:浙ICP备16040807号-1